The two main backgrounds in Chinese society – 中国社会的两大底色

Read or translate in

记得我小时候(七十年代中期,我五六岁),一次与邻家的小姑娘到第四人民医院门前的小河边去玩,河边另有几个玩耍的孩子。忽然,一幕令人震惊的情景发生了,我们看见一个很小的孩子被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推入水中。目睹这一场景,我惊呆了。我看见水面上不时露出伸出水面的那孩子的手脚。与我一起的那个小姑娘则似乎显得十分冷静,提醒我赶快走开,因为我们很可能被人诬陷是我们将那个孩子推下去的。这令我更加无所适从。幸好有人赶来救起了那孩子。直到今天,那孩子被救起时惨白的脸与直直张开的五指令人记忆犹新。今天回忆这件往事,我忽然意识到,我们这一代人成长起来的那个社会背景的底色——人与人之间的极度的不信任。

 

 

在一些城市的公园里,通常有着一种婚姻“市场”,一些为人父母的老年人以及一些婚介行业的从业人员是这里的常客。为人父母的老年人们手握着自己子女所拥有的物质条件与社会地位的“价码”,就像猎人一般搜寻着出得起相应价码的潜在的媳妇或者女婿。在他们眼中,价码是唯一的。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想让自己的子女获得幸福的话,就必须用自己拥有的物质价码去换取一个更好的物质价码。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婚姻是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的途径。难怪有外国人抱怨,娶中国人为妻就等于娶了她全家。不过吊诡的是,那些为人父母的老年人们如果手握的子女的价码很高的话(比如所谓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则他们猎取到他们的“猎物”的几率反而很小。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希望用他们手中的较高价码换取更高的价码,而真正拥有更高价码的人是根本不需要到这种婚姻市场上来求偶的,他们不乏交配与结婚的机会。而在这婚姻“市场”达成了交易的人们又怎么样呢?没有更多的在婚姻“市场”达成交易者的幸福指数的调查记录,故不好下一个断然的结论。不过可以想见,那些试图通过婚姻来攀高枝、改变命运的人的期望通常是要落空的。因为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婚姻隐藏着天然的“病灶”。因利而合,必因利而破。

 

 

来到这充斥着油爆爆的物质条件交易的婚姻“市场”,我们会感受到中国社会的另一基本底色———人人都急于在物质与社会地位上改变命运。

 

 

底色决定着现实。在现实中的人是认不清现实的。只有跳出这个现实,去到另一种现实的可能性中,才能认清我们所处的现实的本质。

 

 

在人与人的信任度较高、相对成熟的社会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个可循的规律————那个社会保有着基本价值观持续性,而人群所属社会阶层也具有相当的稳定性。稳定的基本价值观保证着那个社会的成员之间的基本认同感与信任感。人如果在自己所属的阶层与行业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人就不需要急于跳出自己所属的被认为低贱的阶层与行业而寻求改变命运。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不会因助人而反遭诬陷;在这样的社会中,人可以更纯粹地去爱和建立家庭。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文明与国家的失败导致了中国走上了越来越激进的革命的道路,基本价值观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颠覆。不断的斗争让人失去了最基本的价值归属感。普遍的不信任让中国人更习惯做虚伪的两面派,以能高水平地忽悠别人为荣。而普遍地在物质层面改变命运的冲动让中国人更愿意成为一个没有信仰、没有原则的机会主义者。不真诚的相互忽悠的风气断送了我们民族内在的凝聚力与创造力,而普遍的机会主义与虚无主义则让中国人到头来只剩下一具空洞肉体,疯狂地抓去物质与社会符号的支撑。如果最终抓不到,就只好参与到集体性的报复性的打砸抢中去。

 

 

底色决定着社会现实。一个普遍缺乏基本价值认同、每个人都急于在物质层面改变命运的社会土壤会生长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与社会现实呢?想来真让人感到悲观。

Article Revisions:

There are no revisions for this post.



Source : My1510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