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rethink the book-review industry – 中国书评业应该有一场反思风暴

Read or translate in

《新华书目报》系列专栏之“书业观察”(七篇)

 

 

1、书评人不能成制稿机器

 

 

7月23日 星期一

http://a.xhsmb.com/html/2012-07/23/content_46136.htm

 

 

豆瓣上一个叫“李小丢”的网友,发现自己的影评被一个叫“郭玥”的供职于人民日报出版社的推广经理给抄袭了。随后,有更多的网友介入,在更多的检索之下,才发现,这个“郭某”的抄袭,岂止一两篇,简直达到了无文不抄的程度。(2012年7月9日《长江商报》)

 

 

郭玥是生于1988的大学刚毕业两三年的年轻书业人,供职于人民日报出版社。24岁的她,这一两年来,她俨然成为红极一时的书评人,书评与影评等作品,见诸全国各个媒体,除了对文章品质要求较高的《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媒体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发表过其文章。这也意味着在此次抄袭事件中,大部分媒体都中招了。

 

 

我有关注过她的微博与博客,发现她发表文章的速度令人惊叹,几乎一日一篇,而她微博显示她收到出版商的图书数量巨多,而且种类跨度不小,从虚构类到人文类,再到社科类,她几乎都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写成一篇书评交差。当时这就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与怀疑了。这不可思议不是因为她的速度与效率,是因为我也业余写书评,所以深知如此的写书评速度,基本上说明她不可能将所要评论的书读透,甚至连通读一遍都难。当然,没有通读之下,并不代表不能写出的书评来,但问题是,一天写一篇或几篇的速度,会是快速地透支一个写作者的知识储备的,而且很难保证质量。

 

 

但郭某就一直这样延续下来,在扣除了上班的本职工作,以及花费较多时间在微博与诸多朋友互动的之余,写那么多类型各异的书评、影评,以至于北京华文经典图书有限公司副总编辑段洁都赞称:“看郭玥的微博和博客,我一次次自责自己的慵懒可就是没有她这份坚持:郭玥几乎每周都会有精彩文字在一些骨干媒体的影评书评板块发表。”

 

 

但我的怀疑最后果然被事实验证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虚假的。现在想想,这似乎也是必然。在源源不断的出版商的寄书与催稿下,在越来越多的编辑催稿下,她开始了正如网友总结的“豆瓣+中国知网+百度文库”的抄袭模式,快速地沦为以抄袭为主要应付手段 “制稿机器”,成为“制稿机器”、“发稿机器”、“售稿机器”(可参见媒体人费章的系列评论)环节一环。书评人其实不应该成为一种职业,更不应该成为“制稿机器”,而应该如新京报对此事件的评论观点:写书评,应该是一种“兼差”。

 

 

就抄袭事件本身来说,在6月末事件在网上开始流传以后,郭某的态度尤为另被抄袭者与网友不满,她仅仅是在豆瓣上发了三份邮件给对方,而且态度并不像是诚恳的道歉,之后就注销了豆瓣账号,微博去掉了认证关闭了评论,博客、空间等纷纷限制访问。这种完全消失于网络之外,没有任何的公开道歉或声明的做法,与她每刊发一篇文章就在微博广为宣传,发表感慨的姿态相比,迥然不同,例如她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书评后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在这份有态度的报纸上,留下了自己的态度。”但如今这句话无疑很具讽刺意味的,除了躲藏她没有任何态度。而最近她的QQ签名是“荣誉之战”、“你的所有兴趣点,将来会连成人生最动人的曲线。”好像依然生活在自我想象的美好生活之中,再一次令人不可思议。 

 



Source : My1510, 26 October 2012, 张天潘 - Zhang Tianpan

About julien.leyre

French-Australian writer, educator, sinophile. Any question? Contact julien@marcopoloproject.org